health care for the 1.3 billion

激流中国, 病人的长龙, 13亿人的医疗.

北京
早上五点
医院门前人头攒动
人数约有八百人
都是前来就诊的患者及其家人
气温是零下八度
寒冷彻骨
首先必须购买挂号券
因数量有限
要彻夜排队才能到手
甚至还有专门倒卖挂号券的黄牛
通晓医院内情的黄牛
一枚十五元的挂号券
以20倍的高价转手倒卖

七点
挂号券开始出售
人气医师的挂号券
仅十分钟便卖完了

夙愿的北京奥运会
还有两个月

试图从经济优先
朝真正大国转向的中国
种种矛盾
汇集成激流
汹涌而至

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
最大的课题是医疗
请看在急速市场经济化之下
医疗现场的转变
和患者们的彷徨

病人的长龙

北京的医院里
运来一位患者
这位女性在家中昏倒
人事不省
刚到医院
家属就被要求付费
救护车是有偿的
现金支付
急救刚要开始
这次是护士来催缴挂号费
以现金换取医院的医疗服务
而且必须是事前预付
连住院用的搬运床
也要缴高额的保证金

由于医疗保险不完备
很多患者自己负担医疗费用

过去在中国
医疗由国家免费提供
如今制度完全变了

医院的候诊室里
母子俩在等待就诊
从740公里外的安徽省农村
远道而来
一家坐夜行列车到北京
彻夜排队
到手挂号券
四处求医一个月
结果却出乎意料
要治不好双眼都会失明

-这该怎么办
-要我怎么办才好啊
-老天爷真不公平
-今后该怎么办才好啊
-只要有希望就还要给他治

张先生决定按照医生的推荐
接受激光治疗
但究竟要花多少钱
他毫无头绪
费用550元
一次付出的费用
差不多是一家人一个月的收入

病床数1600张的同仁医院
是北京六十多家
公立大型综合医院之一
来院门诊的患者人数
一天超过五千人
本来是为北京市民建造的
同仁医院
但如今六成是外地患者
开始追求高水准医疗的人们
全国各地的患者
纷纷涌入大城市的医院

同仁医院的韩德民院长
就任已有八年
由于外地患者增加
他把治疗费改为事前预付
过去同仁医院的运营
全部由国家财政负担
但改革开放后
国家无力承受
日益膨胀的社会保障费用
削减了对医院的财政补助
给同仁医院的补助
如今只占运营总费用的5%
医院变为自负盈亏
几乎全靠患者医疗费维持

今天中国医疗出现的问题
是药费和就诊费的飞涨
患者的医疗费负担
近十年来
飙涨了近四倍
在此情况下
各地出现了廉价药房
为避免昂贵的医疗支出
越来越多的人
即使病情恶化
也靠廉价药品支撑
据政府调查
在需要去医院治疗的人中
有一半人不去医院
直到病情开始恶化
才去医院看病
这样的重患者
如今挤满了北京的大医院

同仁医院背后的旅馆
等候激光治疗的张先生一家
一夜30元
最便宜的房间里
没有暖气
迄今为给孩子看病
已花了四千多元

-只剩下这点了
-就只有这些啊
-只有这点了
-年收入的一半已经花完了
-剩下这点钱
-够治疗到什么时候
-去打听一下
-今后治疗还要花多少
-要长期治疗的话
-回去想办法借了钱再来

手头的现金
只够回家的旅费
三天后
小张坤终于接受右眼治疗
用激光照射眼膜
以防止病情恶化

-怎么样
-不要揉眼睛
-什么时候再检查
-别揉眼睛啊
-他的头一直在动
-说不定没有打好

要知道治疗结果
还得等两个星期

安徽省吴庄村
距离北京740公里
张先生一家的故乡
最初为小张坤看病的诊所
人口两千的这个村庄中
唯一的医疗设施
这里只有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
这些东西而已
说是盲肠治疗
也就是打打点滴
缓解疼痛和炎症

接受了右眼治疗的小张坤
正等着去北京复查

张坤家在这一带
算是比较大的农家
靠种梨维持生计
一家八口人
双亲和祖父母
以及兄妹
加上张先生农闲打工的收入
一家年收入九千多元
张先生的父母
住在后面的屋子
母亲十年前罹患脑溢血
还患有心脏病和支气管炎
仅住了一次院
就花了张先生两年的收入
此后便不再去医院
由家人进行治疗

-我不懂这个
-打了点滴她说身体不舒服
-我就不敢打了

仅有的储蓄耗费殆尽
药费只能靠向亲戚告贷

-全靠了儿子替我打点滴
-才活到了今天
-您孙子也有病
-真的很困难啊
-我自己生病
-现在连孙子都得了病
-叫我们家怎么办喔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疾病折磨着一家人

全国患者蜂拥而至的
北京同仁医院
现在每年超过了150万人

韩院长为扩建医院
五年前买下了对面的宾馆
五星级宾馆
被改造成豪华病房
此后该院便着力于
面向富裕阶层的医疗
挂号费是一般门诊的20倍
配有专属护士
四、五位医师精心诊察
担当医师
包括韩院长在内
精英荟萃
企业的老板
政府的高级干部
及其家人等利用这里
高收益的VIP病房

同仁医院正着手计划
购置医院背后的土地
建造更大病房
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各方瞩目
要获得扩建许可
需经过严格审查
奉命负责开通门路的副院长
突然跑来了
要争取扩建获得通过
提交政府的项目计划书至关重要
一字一句
韩院长亲自出马绞尽脑汁

-计划书内容
-强调的是为满足老百姓的需求

同仁医院的新计划
正在稳步推进之中
安徽省吴庄村
母亲正在为小张坤赴京复查
而四处奔走

复查的日期
已过了两星期

中国政府于五年前
创设了面向农村的医疗保险
由于政府大力推广
九成的村民加入了保险
张先生一家也在两年前
加入了这个医疗保险

这是河南郑州医院的收据
迄今为止花费了四千多元
如果保险能报销一点医疗费的话
就可充作复查的费用

手持一大把的收据
来到设有医疗保险
报销窗口的地方医院

-帮我看看这些收据好吗
-什么收据
-看能不能报销
-哪里的医院
-河南郑州医院
-还有北京同仁医院
-没有住院吗
-是的
-北京也没有住院吗
-没有住院
-只有住院了才能报销啊
-就没有能报的吗

负责人声称不能报销
只有住院了才能报销
此外的就没有规定
真的不行吗
有什么办法吗
规定没有改就不能报
一口咬定属于规定以外
所以不予报销

当初加入时
对医疗保险的规定一无所知
不住院就不适用
报销标准设有严格的规定

-能报销吗
-不行吧
-白跑一趟
-不能报

医疗保险
也帮不了张先生一家
只有在村里借钱了
前段日子刚刚借过
去北京的四百多快
也是向大姑子借的
-那怎么办呢
-借的钱都还没还
-再要去借肯定不行
-那你要想想办法呀
-要我想什么办法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北京复查所需费用
九百元
怎么也凑不到
眼看日子一天天在过去

两人正前往的
是邻省河南省
来借过多次钱的妻子娘家

年迈的母亲
能指望的只剩下这里了
-别哭了
-就想早点给孩子看病
-好不容易凑了这些钱
母亲向亲戚家告贷
凑齐的九百元

-这里还有十块钱
-你都拿去吧
-路上还要吃饭嘛
-我在家里不用花钱
-你全拿去吧
-没想到会成这样

负债累累
艰难的生活漫无止境
复查日期过了三个星期
母子俩动身前往北京
在经济成长的阴影下
在医疗费用重压下呻吟的人们
不满日趋高涨
中国政府对此深感忧虑

政府试图通过强化医疗保险
来解决问题
国家该负担些什么
放任市场原理该到何种程度
旷日持久的议论仍在进行
明确的蓝图
至今仍未昭示

就在国家举棋未定的同时
医疗现场的市场化
却在进一步深化
去年北京的同仁医院
新建了一座大型医院
是中国尚不多见的
民间的综合医院
指挥这个工程的韩院长
新开了一家公司
向投资家筹集资金
这是因为公立医院
不可以直接经营民间医院

开业五个月
这是同仁医院推行的
全国性战略的第一家医院
靠北京同仁医院的名气
就诊人数不断增加
被委以管理该院重任的医生
是韩院长的学生
曾在美国学习病院管理

民间医院不必等待国家的许可
就能引进最新的医疗器械
增加医生人数
另外还能涉足
重视公益性的公立医院
所不能参与的其他事业
在医院拥有的大片土地上
新建面向富裕阶层的养老院
和高级住宅区
预计能获益3亿元

不依靠国家
也几乎不受国家管制的医院经营
同仁医院
正在摸索崭新的医院模式
全国战略的第二家医院
预定在秋季开业

中国的医院
从前被要求面向广大的患者
医疗的差别化
已经开始

从安徽省
再次来到北京同仁医院的
张家母子
迟到三周的复查
治疗获得了成功
小张坤的右眼
得以幸免失明的危机
医生一番话
令张先生一家悲从中来
为孩子看病欠下一大笔债
回到家乡
等待着他们的
是严酷的现实

北京
早上五点
同仁医院不变的日常风景
为孩子看病排队
看个医生真不容易啊
坐火车来还得排几小时队
没办法啊
全国各地的患者
为看病蜂拥而至
病人的长龙
今天又将是通宵达旦
{\fn黑体\fs12\c&c0c0c0&\pos(325,255)}
中文字幕
kamonk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